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 第1694章 一语中的

第1694章 一语中的

作者:语时侦探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442/25726934.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原来,那两个女人所在的南海派,并非一开始就是南海上的宗门,之所以会在南海上开宗立派,不是因为当初建立宗门的师祖喜欢这个地方,而是因为那天道宗的原因。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当年南海派和天道宗一样,都是中原地区的修炼界,但是,虽?#27426;?#26159;中原修炼界,但南海派却根本没有天道宗的气运,那天道宗之中天才辈出,各种高手层出不穷,仅仅百年时间,就已经成为了中原地区的扛把子,反观那南海派,过去了几十年,不仅无法和天道宗媲美,甚至还被那天道宗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不过,虽然宗门实力被那天道宗超越,但南海派却并不?#24066;模?#26368;后还提出了天道宗较量。

    若是没有这一场较量的话,那南海派如今也不会被赶出中原,成为一个海上宗门了,正是因为这一次的较量,让南海派再也无法再中原大地上立足,所有精锐弟子,被那天道宗驱魔师杀的干干净净。

    正是因为这种深入骨髓的仇恨,那南海派多年以来一直在和天道宗作对,哪怕是今天,南海派有意无意之中也会出手阴那天道宗几把。

    当然,为了南海?#19978;?#19968;代的发展,不至于从加入宗门那一天开始便忌惮天道宗这种巨无霸宗门,南海派长老一般也根本不会将这?#36136;?#25238;出来,而是选择让那些弟子自己去体会。

    当然,毕竟只是弟子,怎么可能洞悉到几百年前的恩怨,虽然现在南海派的弟子也很是奇怪,为什么一直以来宗门里面的长老都对那天道宗有意见,但想要知道这里面的玄机,除非是准长老的候选人,或者是已经是长老的弟子,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知道这里面的秘密。

    而南海派当年在退出中原地区之后,为了避免被天道宗的弟子来找麻烦,宗门也隐?#31456;?#21517;,原本那南海派是叫太平宗,但自从在南海上扎根之后,宗门的名字?#19981;?#25104;了南海派,导致了天道宗虽然有些怀疑南海派就是当年和自己宗门作对的太平宗,但因为没有实际的证据证明这一点,当然也只有将自己的怀疑揣在心里。

    顺便一说,男子之所以知道这里面的猫腻乃是和男子的身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虽然现在男子仍旧只是天道宗的弟子,却已经是长老助手的存在,行驶的也是长老的权利。

    也正是因为年轻人现在行驶的乃是长老的权利,之前在看到那薛少白的天赋之后,才有胆子和资格说出倾尽全力也要将薛少白拉拢到南海派的话,若他仅仅只是一个弟子的话,说出这番话,实在有点夸大自己的嫌疑,但是,既然已经是宗门长老,说的话自然也就代表了整个宗门,要拉拢那薛少白的话自然也不是无的放矢。

    当然,此时正忙着摆平那天道宗弟子的薛少白哪里有时间去留意这年轻人??#24050;?#23569;白如今根本就没有衍化出神识,在没有神识的情况下,也根本不可能洞悉到男子的存在。

    最关键的是,那薛少白如今的修为还非常浅薄,在其修为浅薄的情况下,就算想要知道那男子的存在,甚至就算是掌握了神念,神念也根本无法穿透这杀降坑,至于想洞悉到男子的存在,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年轻人这种变态,神识可以穿透这杀降坑的封印,大多数驱魔师就算掌握了神念,神念也根本无法穿透这杀降坑,这也就是男子和其他驱魔师之间的差距,也正是男子有机会成为南海派长老的关键原因。

    若不是因为那男子年纪轻轻,天赋就远超?#25490;?#20013;其他驱魔师的话,怎么可能如此年轻就登上南海派长老的位子?而薛少白虽然也有一定天赋,但要说他的天赋和男子的天赋在成长性方面,肯定那男子略胜一筹,若是那薛少白天赋的成长性可以和男子媲美的话,以他的天赋,如今只怕也是能轻松做到男子做的事情。

    当然,在成长性根本没有那男子恐怖的情况下,对于男子的种种手段,那薛少白也只能是看在眼里,想要复制男子的手段,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

    当然,此时的薛少白也根本不知道杀降坑外面有一个天赋远超自己的高手正在注意自?#28023;?#24050;经打算要先对付剩下那群天道宗弟子的薛少白在斩出一剑之后,没有任何犹豫,杀气便直接朝那几个天道宗弟子席卷过去。

    本来之前已经对薛少白修为可怕有些理解的几个天道宗弟子,在看到薛少白出手的瞬间便没有任何犹豫的联手催动了一道防御罩,试图用这道防御罩抵挡薛少白的攻击。

    遗憾的是,这几个?#19968;?#24182;非女人那种变态,居然可以在眨眼时间之中将自己的威压提升一倍,剩下这几个天道宗根本就无法做到这一点,既然根本就无法做到这一点,又怎么可能抵挡那薛少白的杀机攻击?

    想要抵挡他的杀气攻击,起码也要六级驱魔师的威压方才可以做到,这一点,也只有眼前那女人做到了,剩下这几个天道宗弟子,却根本不可能催动六级驱魔师的威压,若是剩下这几个天道宗弟子也可以催动六级驱魔师威压的话,那就不是薛少白考虑怎么干掉他们,而是应?#27599;?#34385;怎么才能从他们手中活命了。

    那杀气此时爆发出来的力量根本无法想象,几个天道宗弟子联手之下凝聚起来的防御罩本以为可以稍稍抵挡一下那杀气的锋芒,但是,就在那几人信心满满的试图去抵挡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防御罩根本就无法和那杀气抗衡,虽然薛少白此时仅仅只是催动了一道杀气,但这道杀气的威力根本无法想象,嗡的一声,便看到那杀气爆发,卷起无尽的风刃,吹得几人全部面皮打颤,而后,便看到那杀气直接斩在了防御罩上面。

    只听轰的一声,那防御罩在几人?#23218;?#30452;接?#35272;#?#19997;毫也无法和那杀气的威力抗衡。

    看到这一幕,在场那些天道宗弟子的?#25104;?#21738;里可能好看?#24656;?#20154;现在没有逃走的原因除了是想帮那女人的忙之外,最主要的还是不相信薛少白一个初级驱魔师可以威胁到他们。

    但是,在看到那薛少白的手段之后,众人才知道,他们实在是太过小看那薛少白,后者虽然只是一个初级驱魔师,但爆发出来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想象,以几人的手段,即便是联手,在那?#19968;錈媲?#20063;不可能有丝毫优势,若是在这种情况下,还要选择和那?#19968;?#20132;手的话,结果肯定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几个天道宗弟子的?#25104;?#32439;纷一沉,彼此对视一眼之后,那蓝袍男子再次开口,说道:“想不到这?#19968;?#30340;手段居然如此可怕,此人的手段如今看来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若是选择继续和此人交手,结果肯定是死路一条,如此一来,我等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趁那?#19968;?#36824;没有发动下一次攻击的时候逃走。”

    “你说的倒是简单,逃走?我等现在若是逃走的话,师姐怎?#31383;歟?#38590;道你想看到师姐死在那?#19968;?#25163;中?#31185;?#26085;在宗门之中,师姐?#38405;?#30340;维护最深,没想到关键时候,你却对师姐的生死根本不闻不?#21097;?#21756;,你这样的?#19968;錚?#26159;怎么成为我天道宗弟子的!”有弟子听到那蓝袍弟子的话之后,顿时便冷笑着就讥讽了一句。

    听到后者的讥讽,蓝袍弟子的?#25104;?#20063;顿时难看了起来。

    之前那弟子并没有夸大其词,在天道宗之中,师姐的确是对他维护最深的一个人,那蓝袍男子曾几何时也曾想过要报答师姐,但是,如今在这种生死威胁之下,蓝袍男子顿时便抛弃了这种念头。

    这个世上,毕竟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什么情义,什么恩义,在小命?#23218;埃?#20854;实根本就不值一提,生存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肯定是选择生存的压力,谁会去选择生命的尊严?有情有义能当饭吃?修炼界之中哪个驱魔师不?#36136;擔?#33509;是一个驱魔师在修炼界之中不?#36136;?#30340;话,根本就不可能走的太远。

    蓝袍男子如今已经是三级驱魔师的修为,狼心狗肺的存在已经不知道看过了多少,所以,面对眼前那弟子的讥讽,虽然蓝袍男子也有一些动怒,但想到现在根本就不是和那?#19968;?#35745;较的时候,毕竟现在和此人计较只是单纯在浪费时间而已。

    那?#19968;?#30340;手段在场众人已经见识过,如今此人催动的杀气虽然被几?#35828;?#25377;了下来,但是,谁知道那?#19968;?#19981;会再次催动杀气攻击众人?防御罩现在已经?#35272;#?#20960;人完全已经暴露在了那薛少白的攻击下,如果那薛少白再次发动攻击的话,几人可能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蓝袍男子只是到这里来执行任务来的,并非是到这里来?#36864;?#30340;,故而,想到那薛少白看到众人没有死在他杀气攻击之下,肯定会再次发动攻击的时候,哪里还?#34892;那?#21644;这?#19968;?#35758;论?

    “哼,想不到你我师兄弟多年,到了现在,你居然这样污蔑我,如果我贪生怕死无情无义的话,又怎么可能留下来?你要知道,平日里被师姐关照的人之中,可并非只有我们几个,除了我们以外,还有数不清的天道宗弟子,但是,如今出现在?#35828;?#30340;弟子又有多少?还不是只有我们?如果我是你说的那种人,连出现都不会,又怎么可能出手帮师姐对付那薛少白??#23849;?#34957;男子争辩道。

    尽管蓝袍男子现在的确是想要桃之夭夭,但就算是要?#29992;?#20063;绝对不能在逃走之前就被在场弟子看出端倪,否则的话,在场弟子又怎么可能放自己离开?#24656;?#24597;一旦看到自己有逃走的念头之后,直接就会出手对付自己。

    到时候,自己没有死在那薛少白手中,反而是被自己的师兄弟们干掉的话,那也就太过尴尬了一点。

    是以,此时的男子就算被人说中了心事,也根本不可能承认,反而还要很是义正言辞的和之前一语中的说出了他心事的弟子争辩那么几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龙江p62开奖结果
二分彩属于什么彩 今日福彩3d试机号分析 吉林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福建时时彩网 江西快三出号预测 二肖中特提前公开 3d过滤软件手机版 体彩p3开奖号今天 中国教育台福彩开奖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百度 滨州邹平特产 五星组选五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南方彩网 广东新11选5开奖信息 四川快乐12彩票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