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砸天修道 > 第乡九章:梓里内人已酿祸 他乡外子不知情

第乡九章:梓里内人已酿祸 他乡外子不知情

作者:卷云钩月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203848/49513512.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外出夫君仅半年,多情少妇不安然。

    谁知竟为偿恩事,惹祸同时酿孽缘!

    梓里,是指家乡、故乡

    外子,指丈夫。

    雷清心招呼杨明瓒坐下,问其来由。杨明瓒说是这次前来,要向他采集有关果园修建蓄水池的事项,还吐?#37117;?#21010;任然交由他总包工。根据每亩地八方蓄水体积,就得至少十五万个这样的小蓄水池。另外?#29992;?#20010;一千方的?#34892;?#27700;池,需要一千两百个。蓄水体积五万方的大型水池(水塘),需要二十四个。容水总量达到一百二十万方的小型水库一个,就在山下锥魂谷上游筑一个。经清谷精打细算,最后得出投资金额数据。连同人工和挖机,材料所有费用算在一起,可比果园总建筑还高出不少。如此一来,又是一个大项目工程。

    费了近一个时辰时间预算,杨明瓒拿了清谷预算数据,正准备去找云松。却看到在场的是周银花,也没认出来,就当作是清心又到哪里找了个妖艳女人。看那女人听得入迷,好似还没回过神来。出于礼数,随便打声招呼就走了。

    那周银花在村里的那时间,村里人还比较多,加上待在村里的时间本来就很短,绝大部分的人都不认识也是正常。

    清心等杨明瓒走了后,再次问起周银花出走和有关他母亲的话来。周银花紧接着的?#27426;?#35805;,却让人摸不着头脑,真假难辨。

    有一天下午,她正在井边洗衣服。因地面被打湿,起身时匆忙了些。一不小心滑了一下,重重的摔了一跤。好像是摔坏了屁股,久久爬不起来,原来是一下子摔散了盆骨。旁边又没别人,恰巧让路过的邻村林小飞看到。就好心的把她扶了起来,见没其他人,在她的要求下,用手按压她的屁股。可巧,经过林小飞的一阵按压,把散了架似的盆骨给复还原位了,周银花心里有种说不尽的感激。

    相见欢.?#36324;?br />
    浣衣完毕新娘,起身忙。

    跌倒井边颇重,致突伤。

    痛不止,未爬起,找谁帮。

    恰好路人营救,也无妨。

    只是,这事却不知被哪个多事的女人看到,告诉了他母亲。后来她为了?#34892;?#20182;,特意给林小飞买烟,只当做报答搭救的恩情。可又不想耽误他做工时间,那时候林小飞在村里给人家建房子,所以在林小飞收工回家路上给他的。

    也怪她自己年纪小不懂事,看到林小飞一脸泥水,又毫不避讳的去给人家擦汗擦?#22330;?#28165;心他妈也为此提醒过她,让她不要跟林小飞来往,但是也没有公然反对。

    这周银花倒以为没什么,只是觉得林小飞人好,平易近人,又做事踏踏实实的男人。

    后来家里?#34892;?#37325;活,林小飞看到了?#19981;?#20027;动帮一手。

    柳含烟.萍水相逢

    龙涎井,浣衣时。

    不慎突然摔倒,路经男子予扶之。

    莫为奇。

    痛若锥心难按捺,羞得愁何报答。

    几番交往渐生痴,又情怡。

    2

    相互之间交往多了,通过聊天,知道林小飞父母在外地工地上给人家打工。另有两个姐姐,却都已出嫁,并无兄弟。而他自己还没结婚,谈了一个女朋友,叫舒芬。

    如此一来,林小飞后来也经常跑到他家里去帮忙。期间清心他妈又说了她几次,可她心里?#34892;?#28902;躁,总是觉得自己和林小飞没什么。

    事实只不过是目前为止,还没曾实?#24066;?#30340;出轨,可不是周银花自己认为清清白白。周银花当然不会多加理会,当然有时候?#19981;?#36319;清心他?#29906;ゼ妇?#22068;。

    大约?#20013;?#20102;交往两个多月,林小飞在村里给人家建的房子完工了,也就没有再到村里来。在没有见到林小飞的好多天里,周银花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而婆婆看到她每天精神失常,整天跟丢了魂似的,心不在焉。虽然知道,但也没有什么有关她和林小飞出轨的直?#21448;?#25454;,也就只能忍气吞声。

    接着清心他妈那时候,又染上了风寒,卧病在床好多天。因为清心在外打工,家里的里里外外都得她一个人去做,还要服侍婆婆。

    如果说是轻活还好些,只是在农村哪能少了重活?家里没有男人是不行的,这就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林小飞。

    忆闷令.念恩人

    不觉无端心绪乱,骤将情思展。

    余心未尽偿恩,如梦人疏远。

    若问缘深?#24120;?#21738;知何时见。

    未能见,?#20301;?#24736;悠,愁已音容变。

    婆婆的病刚好些,就下山去镇上赶集。恰好那天林小飞再次来到村里,应该是来拿工钱吧!路过清心家门口,又顺便帮周银花干了些体力活。周银花心存感激,又是给林小飞打水洗?#24120;?#21448;是留林小飞在?#39029;?#20102;午饭。

    不仅如此,还让让林小飞脱下衣服帮他洗了,因怕婆婆看到起疑心,便晾在自己房里。又拿了清心的衣服给林小飞换上,并约定某日某时,到镇上的某地点交还衣服。

    ?#22235;似?#32536;伴孽缘,家中?#21152;?#20004;欣然。

    情知若再迟三日,只怕银花眼望穿。

    到了约定的某日,周银花跟婆婆说声要回娘家一趟。从清心外出半年以来,家里的事又多,也不曾回过娘家。婆婆也不好阻拦,只是吩咐一下路上小心,便任由她?#38647;?#21435;了。

    她刚出门不久,婆婆似乎有种不祥预感,任然放心不下有孕在身的她?#38647;?#22238;娘家,便随后跟了去。

    那周银花本来就只是打算到了约定的某地,和林小飞交还衣服之后,再回娘家一趟。

    可是到了预定某地,见了林小飞,瞬间就被林小飞给深深吸引住了。

    原来,林小飞脱下工作服,换上一套整洁干净的西装,更?#32536;?#31934;神百倍,帅气非常。两人交还了衣服,周银花为感恩林小飞两个多月的帮助,提出请他去饭店里吃饭。

    由于避开林小飞忙工地的事,又避开赶集人多的日子,两人镇上碰头的这天不是赶集,人也特别少。

    周银花如今?#21507;?#20843;个月左右,不能饮酒。只是出于感恩,一味劝林小飞?#26579;啤?#26519;小飞平时虽常?#26579;疲?#20294;酒量不行,多数时候都是应付席面做做样子而已。

    也许是两人都彼此赏心悦目;也许是二人相交甚欢;也许是彼此间各有倾心;也许言语与?#30149;?#19968;时高兴,林小飞开始还装模作样的推辞几次,后来也就不怎么推却了。

    3

    不知不觉中,谁知不胜酒力的林小飞竟然喝高了。从饭店出来时,走路东倒西歪,样子虽滑稽可笑。但在周银花眼里,确实无比可爱,风趣依然。

    虽然车辆和行人不多,但周银花却是很不放心他一个人回家,毕竟是她请人?#39029;?#39277;的。于是周银花坚持送他回去,而且林小飞家就在离镇上只有不到三里的邻村。

    林小飞虽然醉酒,但是心里还算?#34892;?#26126;白。既渴望周银花送他,又怕她送他,又指望她送他,又不能让她送他。

    这是为什么呢,说出来了,其实很简单。渴望她送他,是因为他心里倾慕她的美色;怕她送他,是担心她一个孕妇会出意外;指望她送他,是只有她在场,需要一个人送他;不能让她送他,是担心刚?#33267;?#30683;盾才两天还没消气的女朋友舒芬误会。

    可是心理矛盾重重,却说不出口,最终还是让周银花送他回家。

    相?#23478;?做东

    如愿偿恩女做东,

    邀来镇上再相逢。

    欢心悦意,

    劝酒乐其?#23567;?br />
    少妇赏来才与貌,

    男儿妄念雨和风。

    孑然往返,

    醉酒步难从。

    一路上?#20301;?#24736;悠的,害得周银花又是开心又是担心。开心的是?#19981;?#30475;到林小飞的醉酒状态,挺可爱的?#22351;?#24515;的是他一不小心,摔伤了身子。

    如果严重的话,不但耽误做工挣钱,还要忍受伤痛之苦。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的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快到林小飞家所在的邻村了,要过一条比较窄的铁索木板桥,大约十?#27426;?#19976;的长度。

    桥下有小溪,水不深,水底多是碎石烂泥,离桥三四丈高。铁索桥上的木板,人来人往,早已磨的光滑非常。

    如果不过桥的话,得需要绕道两里多路,但是周银花并不知道可以绕道。

    林小飞平时走习惯了这条路,接着醉酒?#36710;ǎ?#33258;然就直接过桥了。

    周银花眼看他要过桥,说不尽的心里怕怕怕。

    也曾经阻止,可是醉酒的人哪能听得进去?

    更何况林小飞已经是醉的难受,只希望早点安全到家,也就由不得劝,于是不由分说的走了上去。眼看再阻止,已是来不及了,周银花只能紧跟在后。

    因桥上仅限一人通过的宽度,周银花只是在后面,尽量看着他。就是行人平时过桥时,也是?#20301;?#24736;悠的,如今林小飞醉酒厉害,哪能顺利通过。

    可不然,这还刚走过去才两丈距离,林小飞一个崴脚,便?#35828;?#19979;去。周银花本能的去拉住他,这哪里能够拉的住?

    就是在平路上,?#26448;?#20197;拉住,更何况是醉酒的人,又在铁索桥上。还没抓住林小飞,周银花就在一松手的时候,晃动一下,自己却从桥上跌落下去。

    这一摔,先是在旁边的杂木树枝上缓冲了一下,又重重的摔在小溪里的碎石上。

    林小飞见状,酒醒了不少,赶忙大声喊?#35753;?#19981;一会,周边有在田里除杂草的几个村里人听到,赶了过来。

    醉公子.送人归

    人醉心明白,悬索河桥窄。

    仅限一人行,逞能胸处拍。

    移?#20132;?#24736;间,孕妇受牵连。

    别说宜堪怜,胎儿不可还。

    4

    一起到下面小溪里,费了好大功夫,才把周银花从下面吊了上去。看到周银花一身是血,林小飞这下酒醒了七八分,赶紧请人把周银花匆匆忙忙的抬往镇医院。

    再说清心他妈因担心周银花的身子,跟了出来。一路不曾见到周银花,便直接找到了周银花的娘家。

    听亲家母说起女儿并未回家,这一下子就更加害怕起来。

    在毫不知情的前提下,清心他妈和亲家母少不了相互埋怨?#22919;洹?#22909;在有邻居好心提醒,找人才是最重要的。周银花的妈妈这才叫来小儿子和小叔子等几个人,陪着清心他妈沿路?#19968;?#26469;。

    刚到镇上就听到有人受?#35828;?#20196;人惊骇消息,这一众人都是心存惶恐。

    有人说好像是个孕妇,太可怜了;也有人说看见流了好多好多血,太血腥了;又有人说年纪轻轻的那么一个漂亮的女人,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家里人都死哪里去了;更有人说那女的躺在架子上?#27426;?#19981;动,怕是已经死了;还有人说也不知道是哪家缺德,把人家害成这样,活受罪。

    先是最为担心的周银花妈妈和清谷妈妈直?#23478;?#38498;问个明白,其他人在医院外面等。周银花妈妈进去一问,果然是女儿,?#30446;?#31361;然说不尽的一阵绞痛,伤心难过的差点?#27604;?#20498;地。

    清心妈妈也是一样担惊受怕,连忙要去看个究竟。医院告诉她?#29301;?#20260;者伤势非常严重,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由于镇医院医疗设备和条件极为有限,?#31508;?#21482;能做了一?#24405;?#21333;的紧急止血处理措施,便由?#28982;?#36710;送往县医院去了。

    周银花的弟弟得知情况后,一下气不打一处来。冲着清心妈妈就是几个耳光,又踢了两脚。似乎还没解气,还想再打,被他妈给阻止住了。清心妈妈自觉理亏,也是因为?#23637;?#19981;周的缘故,酿成这样的结果,便只能忍气吞声。只能厚着脸皮,低?#26041;?#36319;着周银花娘家人后面,直奔县医院。

    在来医院的一路上,周银花妈妈和他弟弟越等约着急,?#36739;?#36234;气,又是轮番冲着清心妈妈又吼又骂。清心妈妈一?#27604;?#30528;,不?#39029;?#22768;。

    到了县医院,经查问,被告知周银花已经送进手术室,家属只能在外等候。因为在医院,周家人也就相对收敛起来。也不再针对清心妈妈,只是各自?#32842;?#38745;候。

    直到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问谁是周银花的家属。突然,低头在一边坐着的林小飞第一个跑了过去。这一众人才知道,周银花是被眼前这小伙子送到医院来的。只是这一下,却被清心他妈认出来了,但虽然并没有声张,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不似刚才?#21069;戕限?#21644;僵?#30149;?br />
    医生说孩子是保不住了,大人正处于危险状态,急需抢救,需要家属签字。林小飞二话不说就要签字,被周银花的弟弟给阻止了,说他和他母亲才是伤者?#36164;簟?br />
    横祸

    遭来横祸是?#25105;潁?br />
    孕妇孤行为?#27426;鰲?br />
    六甲之中还劝酒,

    私情举止犯胎神。

    5

    于是,林小飞只好交由周银花的弟弟代签。过后周家人问起,周银花是怎么回事。林小飞只说是回家的路上,遇到她落水,将她?#25512;?#36865;往医院来的。周家人也没做多想,只是一味?#34892;?#26519;小飞。林小飞知道自己带来的那点钱根本不够,于是找个借口就回家去了。

    而清心的妈妈一句需要赶紧回?#39029;?#22791;医药费,一溜烟跑了。而周银花的小叔说家里有事,先回去一趟,回头再来看望,?#19981;?#21435;了。当下只有周银花妈妈和她弟弟留了下来,守在手术室外。母子俩一夜不曾睡觉,但也吃不下。第二天中午了,见清心妈妈还没送钱过来。周银花的弟弟只能先回自己家去拿钱,可他家里钱也不多。再往叔叔家去借,连人都没看到,说是去走亲戚了。

    因抢救费用?#32454;擼?#28165;心妈妈回家能拿到的钱?#23545;?#19981;够。又去到处亲戚借钱,直到第三天早上才送来一些钱。她哪里知道抢救重伤者,每次花费都是很大,而且每天都需要很多钱。她带来的那些钱,还不够前期的一半费用。

    因清心居无定所,且电话不通,一时难以通信。只能折自己回去,然后天天跑亲戚家,去到处借钱。这借了一回,再去借钱,那是自然比较难了。好在清心为人好,在家时,也交了一些真正的好兄弟。倒是那些兄弟知道这事后,主动借钱给他妈。

    后来加上林小飞再次过来,给补齐了?#24825;?#25152;欠费用,这才得以手术顺利。

    三天后,医生告知家属,周银花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是还不能见家属。目前伤者还不知道孩子没?#35828;?#20107;,更不知道她自己的具体身体状况,不能受到刺激。伤者因失血过多,身体比较虚弱,仍然做重要监护对象。当然,如果医?#24179;?#23637;顺利的话,七天后可以见到,但任然需要住院治疗。必须专业的护士看护,不需要家属陪护。

    周银花妈妈和她弟弟只能回家,一边?#35748;?#24687;,一边想办法筹钱。清心的妈妈,也是一样,仍旧到处筹钱。

    只到七天后,周银花才被转入普通病房。清心的妈妈很早就来到了医院,听说媳妇被转到普通病房了。原本一直悬着的心,也?#25512;?#22797;了不少。正想去病房看望,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有一男一女两人说话。

    开?#23478;?#20026;是别人家的病人和?#23376;?#35828;话,不敢轻易打扰。仔细一听,听出是周银花和林小飞的声音。清心妈妈并没有进去,只在外面听着。

    这时周银花妈妈和她弟弟也来了,清心妈妈示意他们不要出声,毕竟在医院吗,小声为好。可他们母子俩走进,也听到周银花在和谁说话。自然感觉有点奇怪,心里想着应该是清心回来了,在医院陪着周银花。

    三个人原本想?#20154;?#20204;说完了再进去,谁知竟然无意中,听出了他们出事的当天前因后果。

    清心他妈这才知道周银花,原是因为跟林小飞?#20302;?#32422;会的事,导致孙子没了。再联想这些天受到她妈和她弟的辱骂和殴打,加上关于周银花和林小飞之前种种传言。再有对周银花的忍耐,?#25237;醞词?#23385;子悲伤。

    于是,先对周家母子丢下一句,你们周家的女人真够有脸的啊!哼——

    然后气得发狂似的直接冲了进去,对着周银花就是一阵痛骂。

    6

    周银花妈妈和她弟弟这下子都如同泄气皮球,也不敢吭声。出了这事,她妈和她弟又是羞愧,又是气恼,又是心寒,又是愤慨。

    羞愧的是周银花竟然违背妇道私自跟异?#38405;?#23376;约会;气恼的是周银花不顾自己安危送一个醉鬼回家;心寒的是家里垫付全部积蓄却没能保住孩子;愤慨的是今后还要承受包括她婆婆在内的世人指骂。于是母子俩?#36739;?#36234;不是滋味,也冲着周银花和林小飞痛骂?#27426;?#21518;,负气回去了。

    清心他妈听了周家母子俩的对周银花的责骂,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又是?#27426;?#33261;骂。骂累了,便走出病房来到外面,?#27604;?#22312;走廊椅子上。后来主?#25105;?#29983;走过来,私底下告诉清心他妈,说周银花今后只怕再也不能生孩子了。因为子宫大出血,加上孩子胎死腹中,做了手术后,子宫已经严重损伤,能够保得住一条命,也算是?#20197;?#19981;过了。

    小重山.闯祸

    怎料偿恩闯祸来。

    索桥?#36820;?#19979;,转为哀。

    谣言四起蔓延开。

    含冤处,谁愿费疑猜。

    百辩不应该。

    愁伤心事起,病成灾。

    负愧忆亡胎。

    心痛处,硬是满伤?#22330;?br />
    清心他妈这一听,如同卧冰求鲤,对周银花已是寒心到了极点。又看到林小飞依然和他在一起,一下子气得发慌。索性啥也不管,干脆不闻不问的回到家里去了。

    ?#38405;?#23478;人?#25512;?#23110;走后,便无人再来看望和过问。而自己尚未痊愈,还得继续住院,住院费自然照样要支付。

    折桂令.祸事十二句体

    中原音韵

    病身儿自?#21482;?#35813;。

    丑事传开,噩梦突来。

    整日凄惶,空眸昏?#25285;?#28385;腹悲哀。

    伤小弟除非断霭,见恩人自是萦?#22330;?br />
    作?#20185;?#20146;,酿下飞灾。

    愧对贤夫,?#35789;?#22829;胎。

    好在林小飞敢于担当,负起责任来。?#26448;?#20026;他推掉和转手所有手头上的工程,带着所有积蓄,全天候伺候她,?#23637;?#22905;。

    在后来的一个多月时间,每天都是林小飞陪在旁边。他知道她是因为他而失去了孩子和亲人,他心里负有很强烈的愧疚?#23567;?#20182;也感叹她很?#25285;?#33258;己?#21507;?#20102;还要跟去?#23637;?#20182;。他还很感激她,对他不放心,怕他路上出事。他又恨自己,?#31508;本?#37027;么浮躁,酩酊大醉还要走桥上过。他更庆幸自己能够结识这么好的女人,他曾拿女朋友舒芬跟她比,可是女朋友没有半点?#20154;?#20248;秀。

    自从跟女友那次吵嘴后,原打算去找舒芬谈谈,希望能够复好如初。可自己一直在县医院陪着周银花,根本没时间走?#27599;?#21518;来有关他和周银花的事被传的沸?#37266;?#25196;,他女友一发跟他分手,让人带话说是要跟他彻?#38181;?#20102;。林小飞深知误会难解,打心里也不?#25925;?#33452;。只是默许了,全当做是自己缘浅福薄。

    而周银花悲痛交加,愁伤不尽。悲的是自己的不幸丈夫一去半年,联系不上;痛的是本?#36855;?#26377;一个月时间,孩子就能足月出生,可眼下突?#24187;?#20102;,怎能不痛;愁的是接下来该如何应付高额医药费,今后如何面对尚未知情的丈夫,以及世人的指责;?#35828;?#26159;至亲的人对她的误会和不解,甚至恶语相向,一直不来看望自己。

    好在林小飞还算有责任、良心,并没有逃避,并及时把她送往医院,把她从鬼门关给救了回来。除了主动积极支付医疗费用外,还整天陪护。再有就是林小飞的陪聊和开解以及劝慰,加上他的温柔体贴和细心热情,这又让她倍感温馨欣慰,更多的指望和?#35272;怠?br />
    周银花突?#24187;?#20986;一个念头,如果林小飞是自己丈夫该有多好!这样怡心的事,瞬间闪过。

    7

    这两人则一个负愧相随庆幸,一个人悲伤夹带温?#21834;?br />
    到了周银花康复出院的那天,没有任何亲人前来接她,只有林小飞一路陪她到镇上。

    周银花要先回自己家,跟婆婆解释,求婆婆谅解。然后再回娘家,跟娘家人说清楚,取得娘家人的理解。

    一回到家,门还没进,就被婆婆嫌她丢人,于是挡在门外不让进。她与婆婆解释无用,又与婆?#29228;?#35770;也是无果。一发触怒婆婆的火气,连同她的所有东西都叫人给扔出门外来。

    她接着去找村里人?#35272;恚?#26080;人理会,甚至带有鄙视的那种不屑眼光。

    进不了家门,只能?#22868;?#24537;忙回她自己娘家去,指望娘家人能够为她撑腰。可娘家人嫌她给娘家人丢?#24120;?#20063;是一样不认她了。任由她怎么央求,反正就是不让进屋。

    遇到如此下场的周银花,一下子感觉自?#21644;?#28982;成了流浪狗。流浪狗还能到处找点吃的,可她不行,?#25351;?#21497;自己还不如一条流浪狗。

    于是,她想到了告诉远在外地的丈夫——雷清心,可是写信也不知道丈夫能不能收到。就算收到了,那也是要七八天时间,而现在的她没地方可去。走了大半天,肚子也饿得不行,只有先去镇上买点东西吃再说。

    来到镇上,不经意间走到上次请林小飞吃饭的饭店门口,被林小飞给叫住了。

    说话间,林小飞说,从县医院接她出院。再送她到镇上,然后任她自己回家后,自?#21644;?#28982;感觉到特别闲的慌,就在镇上瞎转悠。

    得知她回家无望,走亲无门,倍感怜惜。便?#20154;?#22905;到饭店一起吃饭,饭后给她在镇上小旅店开了房。

    她第一次?#38647;?#22312;外住店,心里很怕,便邀林小飞留下聊天。林小飞能理解她的处?#24120;?#21448;担心她会想不开,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情,也就不加思考的答应了。

    两人到小旅店,坐在小床上聊天。一个是身受大恩,感激不尽;一个是百般怜悯,愧疚万分。这两人在一起,可是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一个清姿温婉芬芳,一个帅气柔情俊朗。

    二人开始说事论理,紧接着?#20843;?#34935;肠,再就是互倾苦楚,还有就是各述将来,最后就是携手同心了,这也是最为人间难得的。

    林小飞本就?#39592;?#21608;银花的美色,加上多日交往,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只是碍于面子身份,畏于道德作风一直没?#20197;?#20040;样。这几个月来,多少个陋室空床寒枕上,流逸出无数与她交欢?#29992;?#30340;梦?#22330;?br />
    而周银花年纪轻轻,婚后和清心还没待多久,清心就出远门了。这半年多来,丈夫的容貌几乎都被淡化以至模糊了。怎堪长?#23396;?#28459;?#25293;?#20932;凉,那时候手机和电话都没普及,而且清心在工地做工,更是居无定所,通信?#26448;選?br />
    于是,闲情漫撒,春心四逸,这本属常。而眼前的林小飞年约二十五六,且年轻体?#24120;?#31934;明能干,热心非常,如何不令渴望男人在身边的她想入非非?

    至亲决绝感情稀,往后何人更可依。

    好在?#25351;縟室?#21040;,银花岂会失良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龙江p62开奖结果
大众高手心水论坛 尊龙国际娱乐城官方网址 大乐透南方双彩网预测 河南快赢481合并走势图 吉林时时彩开奖纪录 河南快三走势图 波色输尽光 组六跨度 广东26选5开奖8月23 百人牛牛开挂作弊器 足彩310 20选5开奖结果查询3今天 十一选五组二投注技巧 海南彩票排列5技巧 北京pk10举报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