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李帅西传奇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对骑士王的继续轰炸

第二百八十一章 对骑士王的继续轰炸

作者:两仪熙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13769.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

    “征服王,像你这种只顾自己的人是不会理解我的信念的。.你只是个被冲昏头脑的霸王!”

    saber厉声喝道。被呵斥的rider立刻睁大?#25628;?#30555;。

    “没有的王还不如花瓶呢。”

    rider的怒声大喝加上他巨大的躯体,使得他让人觉得更为可怕。

    “真不愧是不列颠那种地方来的小领主呢,果然不愧为王,啧啧。”

    尼禄一直旁观着他们的争执笑而不语,不过到了现在她也忍不住了。

    ?#21834;?#21756;,那么说?#30340;?#30340;愿望吧??#24597;?#39532;的暴君!”

    saber觉得实在无法反?#39072;?#21636;逼人的征服王,她的执政理念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于是便将战火引到了嘲笑自己的尼禄身上。

    ?#21834;?#26389;啊,愿望这种东西很微妙啊,不过我和征服王一样,也想要拥有一具肉身,重新降临于这个人世间!”

    尼禄很是无所谓的说出了自己的愿望,语气兴奋到了极点。

    “肉身?你难道不会也想要征服世界吧,那可就会成为本王的大敌呢!”

    “难道真的是这样?你这个暴君难道也想要再一次的祸害无辜的人民?”身为骑士我是不会?#24066;?#36825;?#36136;?#24773;的存在!“

    征服王与骑士王听了之后,马上做出了不同的反应,但是几乎都认为尼禄想要征服世界,毕竟历史上记载尼禄是非常残暴的暴君,想要做出这?#36136;?#24773;也不奇怪。

    “征服世界?哈哈,你们真是太逗了!朕从来就不打算征服世界,得到了圣杯要好好享受生活呢....”

    ?#21834;?#20320;,你竟然期待用圣杯做出这么无聊的事情!难道没有一点身为王的觉悟吗,尼禄!”

    saber顿时又感觉到自己的愿望被侮辱了,眉头简直都快要皱成了麻花,整个人立刻严肃的对着红色英灵重新质问道。

    “哈哈,不列颠的小领主!除了用圣杯拿来享受,你还能用那个破被子干什么用?难道用来呈酒?”

    “你的想法很不错嘛,杂粹!竟然和本王的人生理念差?#27426;啵?#30475;来你的智商还是蛮高的吗!这值得夸奖。”

    在尼禄回答完saber的问话时英雄王突然插入了话题,又是一番傲慢的发言出现在了众人的脑海里,不停的回荡着。

    ?#21834;猘rcher你......,唉,尼禄你这算是万民敬仰的王吗?”

    “呵呵,这当然是王啦!不列颠的领主,朕来告诉你!.......朕的习惯就是如此奢华、艺术以及一切能够拿来享受的东西!

    “你倒是很会享受嘛,罗马的?#23454;邸!?br />
    听了尼禄对saber的话,首先开始反应的不是对象的saber而是旁听的征服王做出了极高的评价。

    “就是嘛,治理国家就这个样子!如果君王都过不好过不舒服,国家的臣民怎么可能过得快乐!作为国君就是应该体验大量的快乐与幸福,没有了这些前提,国家国民不可能快乐的起来!

    “暴君说的没错啊saber,你刚才说‘为理想献身’。确实,以前的你是个清廉的圣人,圣洁到无人能?#21834;?#20294;有谁愿意期待为理想殉教?又有谁会曰?#23478;?#24819;盼着所谓圣人,只能够抚慰人民,却不能引导人民。只有展示、讴歌至极的荣华,才能将国与民引向正路。”

    将杯中酒喝干后,征服王接着纠正道。

    ?#21543;?#20026;王,就必须比任何人拥有强烈的,比任何人都豪放,比任何人都易怒。他应该是一个包含着清与浊的,比任何人都要真实的人类。只有这样,臣子才能被王所折服,人民的心里才会?#23567;?#22914;果我是王就好了’这样的憧憬!”

    “这样的治理……那么正义何在?”

    “没?#23567;?#29579;者之道没有所谓正义,所以也没有悔恨。”

    ?#21834;?br />
    他断言得太过干脆,saber已经愤怒得不行了。

    都以使人民幸福为基本准则,但两人的理念相去甚远。

    一边是祈祷?#25512;健?br />
    一边是希望繁荣。

    乱世的王与卷起战乱的王,两人的理念自然不可能相同。

    rider笑了笑,爽朗地开口道。

    ?#21543;?#25285;骑士之名的王啊。你的正义和理想可能一?#26412;?#20102;国家和人民,所?#38405;?#30340;名字才会被传颂?#20004;?#21543;。不过,那些被拯救了的?#19968;?#36814;来的是怎样的结果,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说——什么?”

    血染落曰之丘。

    那?#21543;?#20877;次在saber脑中?#27492;鍘?br />
    “你一味地‘拯救’臣民,却从来没?#23567;?#25351;引’过他们。他们不知道‘王的’是什么。你丢下了?#20801;?#20102;的臣民,却一个人以神圣的?#39042;?#20026;你自己那种小家子气的理想陶醉。

    所?#38405;?#19981;是个合格的王。你只是想成为为人民着想的‘王’,为了成为那种偶像而作茧自缚的小姑娘而已。”

    “我……”

    想要反驳的话语有很多,但每次开口,眼前都会浮现曾经在金兰湾目睹的那副光?#21834;?br />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那里躺着她的臣子、她的朋友以?#20843;?#30340;亲人。

    从岩石中拔出剑的那一刻?#20843;?#23601;得知了预言。她知道这意味着破灭,她原本已经有了觉悟。

    但,为什么……

    当亲眼看到这惨景时,她会感到那样意外,她觉得除了祈祷之外无能为力。

    也有魔术师预言过,想要颠覆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她还是想,如果奇迹真能出现的?#21834;?br />
    一个危险的念头占据了saber的脑海。

    如果自己不作为救世主守护英国。而是作为霸王蹂躏英国的?#21834;?br />
    乱世只会因为战祸变得更加混乱。首先,这不是她奉行的王者之路。而且无论站在什么角度,名为阿尔托莉亚的她都不会选择这个选项的。

    但如果自己真的那样做了,其结果与剑栏之役相比,哪个更加悲剧化呢……

    “?”

    不意间,saber觉得寒气逼人,这寒气将她从思绪中带回了?#36136;怠?br />
    那是archer的视线。

    这名?#24179;?#20043;servant从刚才开始就将saber交由rider应对。自己则坐在一边悠然地喝着酒。他那双深红色的眸子。不知?#38382;毕?#32454;地打?#31185;?#22905;来。

    他不说话,光从他的目光里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意?#36857;?#20294;那目光中却带着靡的味道,?#36335;?#34503;爬?#20185;?#20307;一般,使人感到屈辱和不快。

    ?#21834;璦rcher,你为什么看我?”

    “啊,我只是在欣赏你苦恼的表情。”

    archer的微笑意外的温柔,但又让人感到无比恐惧。

    “?#36335;?#26159;在卧榻?#20185;?#33457;的般的表情,我喜欢。”

    “你……”

    对saber而言这是不可原谅的愚弄。她毫不犹豫地将杯子摔碎在地,脸上充满了不可遏止的愤怒。

    但在下一秒使两人变了?#25104;?#30340;,却不是她的愤怒。

    片刻后,爱丽丝菲尔和韦伯也察觉到了周围空气的异样。虽然看不见,但能感觉到非常浓重的杀意。

    被月光照亮的中庭中浮现出了白色的怪异物体。一个接着又是一个,苍白的容貌如同花儿绽放般出现在中庭。那苍白是冰冷干枯的骨骼的颜色。

    骷髅面具加上黑色的袍子。无人的中庭渐渐被这怪异的团体包围。

    assassin……

    并不是只有rider和韦伯才知道他们还活着。saber和爱丽丝菲尔也在仓库街与?#20852;?#30340;交谈中得知了这一点。

    assassin并不仅仅是当初在远坂邸被杀死的那一人。事实是,参与了这次的圣杯战争的有多名assassin,但这数量实在多得不正常。他们都?#39621;?#20855;穿黑袍,体格也各有不同。有巨?#28023;?#20063;有消瘦?#20572;?#26377;孩子般的矮个子,还有女人的身形。

    ?#21834;?#36825;是你干的吧?archer。”

    archer一脸无辜地耸了?#22987;紜?br />
    ?#20843;?#30693;道,我不必去弄懂那些的想法。”

    既?#27426;?#21592;了这么多assassin,那就必定不是言峰?#24598;?#19968;人的命令。想必这是他的老师远坂时臣的意图吧。

    因为时臣对英雄王尽了臣子之礼,archer也就承认了他这个master。而时臣的行为?#35789;?#24471;archer对他愈发不满。

    这宴虽然是由rider发起,但提供酒的是archer。在这样的酒宴?#20449;?#20986;?#31508;鄭?#26102;臣究竟意欲何为。这等于是在英雄王脸上抹黑,他知道吗?

    “嗯……?#39029;?#19968;团了。”

    眼见敌人渐渐逼近,韦伯发出近乎惨叫的叹息声。无法理解,这完全超过了圣杯战争的规则限制。

    ?#38712;?#20040;回事啊?!assassin怎么一个接着一个……servant不是每个职阶只有一人吗?!”

    眼见猎物的狼狈相,assassin们不禁邪笑道。

    ?#21834;?#20320;说的没错,我们是以整体为个体的servant,而其中的个体只是整体的影子而已。”

    韦伯和爱丽丝菲尔都无法理解。言峰?#24598;?#25152;召唤的assassin,居然是这种特异的存在。

    ?#21543;?#20013;老人”——在历代继承着哈桑。萨巴哈这个可怕名号的人们中,只有一人具有变换的能力。(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龙江p62开奖结果
特码计算公式 北京单场胜负规则 国际娱乐城开户送彩金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版 让分胜负复式投注中奖率高 山东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快3图标 黑龙江36选7开奖查询结果 竞彩足球奖金公式 西甲最佳射手 七乐彩201走势图综合版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 足彩足彩开奖 极速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