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李帅西传奇 > 第二百六十四掌 痛苦的雁夜

第二百六十四掌 痛苦的雁夜

作者:两仪熙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13567.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

    “求月票!!!”同学们我的老师教导我们,作为有节艹的人会投月票的,再给几张月票?#19968;?#26356;有动力的。.

    127111080有志之士可以加入进去讨论剧情。

    ---------正文------

    雁夜早就察觉,这个老魔妄想追求的是不老不死之术。为了完美实现这个需要名为“圣杯”的万能满愿机。支撑这个活了数世纪的老怪物继续活下去的,就是实现奇迹的希望了。

    毕竟人类的灵魂只能够保持五百年,在活下去的话已经不再为人类的存在。

    “六十年的周期来年即将到来。但第四次圣杯战争里,间桐已经无人出战。他哥哥间桐鹤野的魔力不足以驱使servant,所以直到现在仍没有得到令咒。

    不过,就算错过了这次战争,六十年后仍然有胜算。远坂家女儿的胎?#35752;校?#23450;能孕育出优秀的术士。我对她这个好容器可是有很大期望的。”

    樱幼小的面容,浮现在雁夜的脑海里。

    她留给人的印象,就是比姐姐凛晚熟许多,总是跟在姐姐身后的小女孩。让这样的孩子背负魔术师如此沉重的命运,未免太不值得了。

    压住胸中?#31185;?#30340;愤怒,雁夜?#39318;?#24179;静。

    在这里与脏砚对峙交涉,感情用事是无益的。

    ?#21834;?#26082;然如此,如果能得到圣杯的话,就不需要远坂樱了吧?”

    雁夜的话中有话令脏砚老魔眯起?#25628;?#30555;。

    “你究竟有什么企?#36857;俊?br />
    “来做交易吧,间桐脏砚。我在接下来进行的圣杯战争中为你夺得圣杯,作为交换,你把远坂樱放了。”

    脏砚呆了半响,然后带着侮辱的口气失笑:

    “哈,别傻了。你这个十几年没进行过任何修行的掉队者,想在这一年里成为servant的master?”儿?#27185;?#19981;是我小看你啊,雁夜你要人气出?#36136;?#21834;。”

    “你手上有能做到这一点的秘术吧??#35272;?#22836;,你最擅长的虫术。”用刻印虫?#27426;?#33021;够让?#39029;?#20026;参战者。”

    直盯着老魔的眼睛,雁夜打出了自己的王牌:

    “把‘刻印虫’植入我体内吧。我这百多斤肉都是出自不洁的间桐家之血,应该比别人的女儿更适宜。”

    脏砚脸上的表情消失了,露出了一张非人的魔术师之脸。

    “雁夜,你是找死吗?”

    “难道你会担心我吗?‘父?#20303;!?br />
    脏砚似乎已经明白雁夜是认真的,他冷冷地打量着雁夜,然后感慨良多地叹了一口气。

    “的确,?#38405;?#30340;素质确实比鹤野要有希望。通过刻印虫扩张魔术回路,经过严格的锻炼,说?#27426;?#25104;为被圣杯认可的选手。

    ?#21834;?#19981;过话说回来,你到底为什么要为一个小女孩牺牲这么多呢?”

    “间桐家的事,由间桐家的人来完成,别把无关的他人卷入。”

    “这好胜心还真不错。”

    脏砚干枯怪物的脸上浮现了极其愉快的、发?#23381;?#24213;的恶作剧笑容。

    “雁夜,我要说,如果你的目的是不让他人卷入其中的话,不觉得稍微有点晚吗?你知道远坂家的姑娘来这有多少天了吗?”

    忽然袭来的绝望,一下子刺穿了雁夜的心。

    “老头,难道——”

    “头三天那孩子还能不时地哭和叫唤,第四天开始已经连声都发出不来了。今天早上把她放进了虫仓里,本来只想试试她能呆多久,没想到被虫子蹂躏了半天,现在还有气在,看来远坂家这块料子真是令人爱不释手~。”

    从憎恨中升起的杀意,令雁夜的双肩在颤抖。

    马上抓住这个邪恶的魔术师,用尽全力掐断他的脖?#27185;?#21827;食他的尸体——无法抗拒的冲动正在雁夜内心翻滚。

    但是雁夜知道,这个看上去干枯瘦小的脏砚可是个大魔术师,他可以?#32972;?#27627;不费力地格杀自?#28023;?#21160;武的话自己毫无胜算。

    唯一能救樱的方法,只有和他讨价还价。

    就像是看穿了雁夜的心思一般,脏砚如心满意足的猫在打咕噜一样,从喉咙挤出几丝阴冷的笑声。

    “你说怎?#31383;歟?#23567;姑娘已经是被虫子从头到脚都侵犯过,早就坏了。如果这样你还想?#20154;?#30340;话,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没问题,让我?#31383;桑 ?br />
    雁夜冰冷地回答道,他本来就没有其他选项。

    ?#21543;?#21705;,善哉。你有这心气也不错,不过呢,在你做到之前,对樱的教育还是要继续噢。”

    老魔术师发出了满意的嗤笑,雁夜被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愤怒与绝望,给他带来极其大的愉悦。

    “比起你这个?#25745;?#36807;间桐的掉队者,她生下的孩子要更有胜算。真正属于我的机会是下次战争,这次的圣杯战争一开始我已经做好放弃的准备,没想过能赢。”

    “可是呢,万一你拿到了圣杯的话,答应你也无妨,那时反正远坂家的小姑娘也没用了,对她的教育就到你获胜为止吧。”

    ?#21834;?#35828;定了?间桐脏砚”

    “儿子呀,你说得天花?#26131;?#20063;没用,先让我见识下你如何忍受刻印虫制造的痛苦吧。这样吧,先是一周时间,让你做虫子的温床试试。要是到?#34987;?#27809;有发狂至死的话,我就当你是认真的。”

    脏砚拄起拐杖站起来的同?#20445;?#23545;雁夜露出?#22235;?#39044;示着所?#34892;?#24694;降临的恶毒微笑:

    “那就让我们来做准备吧。准备处理本身很快,要改变主意的话可就趁现在哟~。”

    雁夜一言不发,只是摇了摇头,拒绝了最后的机会。

    一旦在体内植入虫?#27185;?#20182;就成了脏砚的傀儡,无法再违背老魔术师的意志。?#35789;?#22914;此,如果能得到魔术师的资格,身上流着间桐之血的雁夜将马上得到令咒。

    圣杯战争,拯?#20173;?#22338;樱的唯一机会。身为常人的自己绝对无法实现得到这个机会。

    作为代价,雁夜要付出姓命。就算能从其他master手下?#30001;?#20294;要在仅仅一年的时间内培育出刻印虫的话,雁夜被虫子刻蚀的肉体,也不过只剩几年好活。

    不过,都没关系。

    雁夜的决定来得太晚了。要是他在十年前就下定决心的话,葵的孩子就能安?#21442;任?#22320;生活在母亲身边。被他拒绝的命运,兜?#24213;?#36716;,却落在了这个女孩的身上。

    他无法补偿他的过失,如果说还有什?#35789;?#32618;之术的话,只能是为她夺回未来的人生。

    而且,如果说要得到圣杯,必须要把其他六名master悉数?#26412;?#30340;话,嘿嘿……

    把樱推向悲剧的?#31508;?#20154;中,至少有一人,他要亲手送他去黄泉。

    ?#21834;?#36828;坂——?#32972;肌?br />
    身为?#35789;既?#22823;家族之一远坂家的家主,那个男人,毫无疑问已经得到了令咒。

    不同于对葵的?#40548;?#24863;,不同于对脏砚的愤恨,那是目前为止潜意识中堆积的憎恨的总和。

    漆黑的复仇之念,在间桐雁夜心底最深处,如星星之火一般开始静静点燃。

    .........

    那是?#32972;?#22810;么美好的回忆啊。自己葵是青梅竹马,一直很喜欢葵,可是这份感情却没有被迟钝的她察觉。

    比自己大三岁的葵平曰里总是像亲姐姐一样温柔地对待自?#28023;?#35774;身处地地为雁夜着想,可是这份感情却不是爱情。

    最后葵选择了与远坂?#32972;?#32467;婚,?#35789;?#22914;此,雁夜还是以他的方式照顾着葵,?#35789;?#22905;已经作为人妇,雁夜依然如往曰一样深爱着她,连同她的女儿也一样。

    自己在幼年时期就和禅城家有交流,到后来才明白,自己与葵是青梅竹马这件事其实是脏砚的安排。

    间桐家虽然?#20173;?#22338;更早察觉禅城家优秀的遗传素质,但是自己十分厌恶魔道本身,加上?#32972;?#21322;途杀出夺得葵的芳心,父亲的企图还是化作了泡?#21834;?br />
    不过对雁夜来说,要把心爱的葵带进虫仓是绝对不可能的,至少要是间桐家的魔术型态能再正常一点的话,他也会老实的成为继承者,并和?#32972;?#22312;情场上征战也说?#27426;ā?br />
    在葵嫁入远坂家后,雁夜自己曾相信?#32972;?#33021;够给予葵幸福,于是他选择放下这片感情,一直默默地守护着她们母女。

    雁夜非常嫉?#21097;?#23241;?#39318;擰?#25317;有了他想要的一切,却蔑视他想要的一?#23567;?#30340;远坂?#32972;迹?#38593;夜就这样下决心以半吊子的身份参加了第四次圣杯战争,同时以最勇敢的方式为?#32972;?#33258;己的行为担下了责任,用自己全部的生命?#26159;?#23569;女能够获得幸福。

    雁夜的内心很清楚,?#35789;?#33258;己能够顺利地夺到圣杯,成功地把小樱送回她母亲的身边,这一年来小樱所承受的心伤却还是很难愈合。

    由于他所剩下的时间已?#27426;啵?#24050;经没有能力来接受治愈少女心灵创伤的任务了,所以希望能把樱托付给未来那些姓命有保障的人。

    即便是同在间桐家生活,雁夜一?#25105;?#27809;有说过自己是樱的“救世主”这样的话,他只能作为同样被脏砚“欺负”的、和樱一样无力的大人,在旁边守护她。

    “呜呜——额啊啊,葵我?#27426;?#20250;救出小樱的!?#21834;?#36828;坂——?#32972;肌 ?#36523;体各个部位,血管?#33041;?#20197;及大动脉全部都被刻印虫占据。强忍住恶魔都忍受不住的痛苦,雁夜无声的憎恨着。(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龙江p62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今天 六合彩历史开奖记录 海南环岛赛玩法 排列三2元网走势图带连线 11选5 宁夏11选5前三直 体育6十1开奖结果查询 新加坡二分彩软件 澳洲幸运10是哪个国家的彩票 期赛马会提供 怎样复式投注福彩双色球 辽宁十一选五彩票 分彩一天刷10万流水 河南481软件下载 河南快三玩法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