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 章节目录 243、补习【08】适可而止

章节目录 243、补习【08】适可而止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10/3028515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今天在结束晨练之前,增加了一个泥潭训练。

    所有撑过整套训练却成绩慢一点儿的,不?#24656;瓶?#20998;,而是给予一次挽回积分的机会。

    在规定的时间内爬完泥潭。

    三次机会。

    三次都没有过关,那就不好意思,只能扣分了。

    早早完成训练的墨上筠,坐在地上看?#25490;?#20110;秋讲解着这规矩,近乎无聊地翻了个白眼。

    她肯定不会觉得这是教官们良心发现的结果。

    而是第一次在晨练进行如此高强度的套餐训练,学员很难按照要求完成,一旦扣分怕是能在几天内淘汰掉近半的学员。

    这种增加的环节,一来可?#21592;?#20813;骤减的积分,二来或许也可以考核一下学员的意志力。

    总而言之,并非献上满满的善意,期间还有成年人世界的复杂。

    一?#38405;?#23613;便是。

    躺在草地上,墨上筠双手枕在脑后,然后轻轻瞌上眼,准备睡会儿。

    她闭上眼的瞬间,得知到自己可以通过泥潭来避免扣分的梁之琼,一时之间陷入了纠结状态。

    梁之琼愁得眉头都拧了起来,苦闷的小模样非常之明显。

    现在哪怕是一个积分都是珍贵的,眼下可以通过自己努力而争取的机会,却不知道,如果真的参加了泥潭训练,到时候还会不会有力气参加下面的训练。

    尤其是,她也不能断定,自己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这个训练。

    正当她愁眉苦脸思考之际,卢景烨忽然出现在她身边,他似是不经意地撞了她一下,将她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然后,他低声劝道:“之琼,要不你就别参加了。”

    梁之琼好奇地问:“为什么?#20426;?br />
    “我觉得——”很难完成。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澎于秋吹了声哨子,“哔——”的声响顿时将卢景烨的话给打断了。

    这一声响起后,还处于纠结状态的学员们,顿时中?#29486;?#24049;的思考,忧心忡忡地朝澎于秋看了过去。

    澎于秋不自然地朝卢景烨和梁之琼的方向看?#25628;郟?#24456;快,他便刻意地将视线收回,然后稍微加重语气说道:“十秒的时间做决定,选择泥潭的去左边的泥潭处,选择扣分的去右边。”

    十秒一出来,几乎是没有给他们思考的余地了。

    他们只能凭借?#26412;?#20570;出选择。

    大部分学员都选择泥潭训练,因为他们深知积分的重要性,哪怕是保住一个积分,或许都能让他们在这里多待一天。

    如果过完这一天,考核就结束了呢?

    谁也说不准。

    他们打算拼一拼。

    只有少数累得实在是不行的学员,才在倒计时三秒的时候,艰?#35757;?#36873;择?#29260;?br />
    他们知道自己完成不了,不得不眼睁睁看着积分流?#25319;?br />
    梁之琼是凭借自己的?#26412;?#36873;的,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站在泥潭的出发点了。

    她惊奇地看?#25628;?#21608;围的人,然后又看了看前方的泥潭,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旋即又慢慢地吐了出来。

    既?#27426;?#31449;到这里了,那就欣然接受吧。

    想到这儿,梁之琼眼角余光处倏地出现一抹身影,她只觉得眼熟,定睛看去后,赫然发现是刚刚劝说她?#29260;?#30340;卢景烨。

    见她看过来,卢景烨立即朝她露出个灿烂笑容,洁白的牙齿在晨光下莫名地耀眼。

    梁之琼朝他点了下头,表示鼓励。

    上个月卢景烨跟她表白后,她询问过墨上筠的意见,第二天就同卢景烨给说明了。

    本以为他们的关系多少会?#34892;?#20725;硬,却没有想到,卢景烨说做朋友就行了,对她一如既往的好。

    先前还?#34892;?#23604;尬,后来见卢景烨对每个人都好后,梁之琼也就慢慢释然了。

    但现在见卢景烨站在身边,梁之琼心?#23376;?#30528;一闪而过的异样,但细细捕捉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又不是善于思考的大脑,梁之琼便直接将其抛在脑后。

    与此同时,两个教员已经站在左右?#35762;啵?#24320;始分配他们匍匐前进的?#28216;?#21644;时间。

    每一组有六人,时间相隔一分钟。

    而澎于秋则是站在泥潭的尽头,?#21364;?#30528;他们过去。

    梁之琼咬了咬腮帮子,暗自给自己加油鼓劲,心想决不能在澎于秋跟前丢脸。

    她被分配到第一组,卢景烨被分配到第二组。

    教员哨声响起的一瞬,他们便做好准备,然后开始往前匍匐前进。

    泥泞地面匍匐前进简?#31508;?#19968;种磨难,尤其这里泥潭,下面虽然上个月测验他们时那些臭烘烘的东西,但也有泥水,水不算深,可一趴下去,就可以浸没整个身子,一旦低下头连鼻眼都会被浸没,前进的时候,还得努力抬起头来。

    地面软乎乎的,走起来尚且困难,如今爬行更是不用说了。

    俨然是灾难。

    梁之琼感觉所有关节都在叫嚣着疼痛,尤其是膝盖和手肘,而原本转暖的天气,在水里这么一浸,浑身上下顿时毫无温度,冷得人骨子发寒。

    她全靠毅力支撑着。

    站在泥潭终点的澎于秋,?#32842;?#22320;盯着在泥潭里打滚的梁之琼。

    他眉头紧锁,思考着梁之琼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这段时间,他见梁之琼沮丧过、?#35272;?#36807;、爆发过,但那种情绪都是?#28120;?#30340;,梁之琼骨子里永远有一股倔强,满?#36824;?#21191;地往前冲,遇到南墙也不回头,暴脾气一来,直接动手砸墙,把自己砸得个鲜血淋漓也不见止步的。

    她生命力极其顽强,一次又一次的挫败,于她而言像是丰沃的肥料,她会在逆境里茁壮成长,最终让她怀有一种难以想象的力量。

    澎于秋不善于观察人,平时帮忙照看学员的时候,他?#19981;?#23613;量避免跟学员接触,因为最后能留下来的寥寥无几,处好关系对他们来说没有益处,只会?#25945;?#28902;恼。

    当然,他也很少观察自己的队友,对于身边的同伴,日常打打闹闹,战场上互相信任,人与人之间就是这么简单。

    可尽管如此,澎于秋也能知道,那些最终留下来的学员、那些成为自己队友的人,身上都有着梁之琼这样一股子韧性。

    换言之,梁之琼其实跟他们是一类人。

    在那些他想方设法想让梁之琼离开的日子里,梁之琼早已不再是那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她一点点蜕变成?#24187;?#21487;以真正承担责任的军人。

    澎于秋第一?#25105;?#35782;到,或许,梁之琼是可以跟他们并肩作战的。

    当她不再是那个让人觉得只能保护、而?#19968;?#26377;能力去保护他人的存在时。

    想到除夕那晚跟梁之琼说的话,澎于秋不自觉地?#34892;?#31384;迫,放到现在,那就是一番自以为是的言论。

    不知不觉间,?#21483;?#26377;人在规定上时间里完成泥潭任务。

    每一个?#35828;?#36798;,澎于秋都摁下手中计时器。

    眼看最后的时间就快到了,而梁之琼距离终点不到两?#20303;?br />
    握住计时器的手指轻轻发抖,澎于秋没来由的?#34892;?#24515;软。

    只要他提前几秒摁下,梁之琼就会顺利通过,几秒的差距谁也不会知道……

    前提是,只要他能下定这个决心。

    但是,在他在最后?#24187;?#20934;备做出决定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视野里。

    澎于秋的手倏地?#27426;叮?#28982;后把一时的冲动给按捺下去,?#31449;?#20063;是没有提前摁下按钮。

    就几秒的差距,梁之琼就爬向了终点。

    在梁之琼满怀希?#25945;?#30524;的那一瞬,却撞见阎天邢那一张似笑非笑?#30446;×常?#26753;之琼吓得心儿一颤,差点儿直接从边缘处摔回泥潭里。

    梁之琼感觉自己趴下来仰视阎天邢都不够格。

    然而,阎天邢低头看了她两眼后,倏?#27426;?#19979;身来,缩减了两人视线上的差距。

    梁之琼心里叫嚣着“墨上筠,快救驾!?#20445;?#21487;面上却一点情绪都不敢表露出来,差点儿没有对阎天?#20185;?#21621;呵地给笑开。

    阎天邢看?#25628;?#24050;成泥人的梁之琼。

    梁之琼赶紧把头给低下去,恨不得直接把脑袋给缩到土里。

    不是窘迫,而是胆怯。

    她虽然胆大包天,但可没有墨上筠那熊心豹子胆,在阎天邢跟前百分百会怂。

    她这样的?#20174;Γ?#22810;少让阎天邢觉得——这批学员还算正常。

    最起码,他现在可以认定,这一届的学员里,暂且就墨上筠这一个另类。

    微微?#27426;伲?#38414;天邢又朝后面几人看?#25628;郟?#22768;音懒洋洋的,却分外慵懒磁性,他道:“第一组,从你开始不?#32454;瘢?#24819;继续的往回跑,?#29260;?#22320;站一边,别挡道。”

    紧跟着梁之琼爬上来的,都沉重地叹了口气,虽说满肚子的怨言,可毕竟阎天邢就在跟前,他们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25226;?#25945;官,我们可以喘口气吗?#20426;?br />
    思忖了下自己的实力,梁之琼弱弱地询问道。

    阎天?#29486;?#35748;为和颜悦色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说:“不能。”

    梁之琼被他的眼风扫到,差点儿没当场去世。

    次哦!

    这尊大神能不能离人远点儿?!

    一个眼神就能杀人了好吧?!

    啧啧,不过这颜?#25285;?#20180;细一瞧,谁能不心动……

    难怪他手段这么狠,也没几个女学员会骂他,基本都在骂gs9和其他的教官,连吐槽步以容上课太变态、不得不时刻保?#24535;?#24789;的都有,但偏偏没有听到有人敢吐槽阎天邢一句不是的。

    女学员默契地对?#25226;?#22825;邢”这三个字闭口不提。

    适可而止,适可而止。

    因为后面的泥潭训练,梁之琼适当地压制住自己躁动的少女心。

    不过,?#24616;?#24448;回爬的时候,梁之琼还在思考“墨上筠跟阎天邢在一起,究竟是谁赚了”这个问题。

    不远处,澎于秋一一记下每个学员的成绩,但在梁之琼继续往回爬的时候,不由得偏头看?#25628;?#22825;邢一眼。

    正好,阎天邢也朝他看过来。

    澎于秋顿时头皮一紧。

    好在阎天邢什么都没有追究,看?#25628;?#21518;便站起身,然后直接离开了。

    感觉到阎天?#29486;?#20986;很长?#27426;?#36317;离后,澎于秋才松了口气,但心里的忐忑依旧有所残留。

    接下来,他没敢对任何学员起“放水”的心思。

    尽管,他也摸不准阎天邢的忽然出现,究竟是巧合还是其它。

    但是,总归是做贼心虚的。

    而让他意外的时候,回程时的梁之琼,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不顾一切地往前冲,表现竟然要比第一次的还要好,虽然累的够呛,但她晨练要被扣掉的积分,总归是保住了。

    澎于秋在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同时,他又忍不住想起阎天邢。

    阎爷是不是看出梁之琼的潜力,所以才会故意制止他的行为,然后站在梁之琼跟前,亲自让梁之琼往回爬?

    这种猜测毫无根据,甚至对阎天邢的能力过于夸大。

    可,澎于秋却觉得,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龙江p62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体彩开奖app 真钱四川麻将游戏 十二生肖开奖查询网站 百宝彩百变王牌走势 3do真人游戏 七乐彩走势图一综合板 澳门博彩明陞娱乐城 2元彩票网首页 14场胜负彩投注 广西快乐十分怎么玩 平特一肖高手论坛期 吉林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贵州快3基本走势带坐标 历史开奖号码075期